父亲陶白

编辑:谢 舒  发布时间:2014-03-12 12:53:25  浏览

 201401ya01.jpg

陶白(1909-1993

 

那只嵌银丝清代铜水盂上伏一条螭龙,细长的水勺露出口沿,一端一只螭龙头,它们是一对,有了斑斑铜锈,一如既往摆在江阴博物馆一进门处的大木桌上。端砚砚台、笔洗、墨和笔架,也一如既往各在其位。桌后的红木官帽椅,瘦骨峥峥。主人走了二十年,他曾用过的文房四宝在这里也已经二十年,不离不弃。江阴博物馆旧馆曾在江阴的黄山山脚下,古建筑,琉璃瓦顶大飞檐,居高临下俯瞰长江。1994 年,我第一次拾级而上,走进四周是雕花窗棂的大厅,初夏的太阳照进来,父亲捐给家乡的藏品,陈设在玻璃展柜中。久别了,这些与我的童年相亲相近的古物们。

是年,父亲去世不及一年,恍惚中就像走进他的书房。然而仔细端详四周,却原来门楣上挂着徐邦达老先生的题匾。是时过境迁,也是一切如旧。

旧馆因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参观者不多,显得寂寞,所以惋惜。博物馆新馆于2005 10 月落成,“陶白书画馆”设在宽阔的二楼右侧。那年,北京文物出版社在江阴市政府的协助下,制作出精美气派的《陶白捐赠文物选集》,首发式在新馆举办。一进展厅,赫然看到父亲用过的文房四宝,置于大桌。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样体己的布置出自谁人之手?几乎就是父亲的书房,仿佛他久在这里等我们。1994 年到2005 年,转眼又是11 年。父亲的珍宝搬家到这里,有了最后的归宿。

我疾步朝大桌走去,却又戛然止步,父亲就在这里吗?不由热泪盈眶。去年夏天,我们再度去到江阴博物馆,大堂顶端亮着红色霓虹灯:纪念陶白先生逝世二十周年!一进门还是父亲用过的文房四宝,依旧是那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2005 年至今,我们彼此睽违了八年。走近大桌,目光轻拂过每一件文房宝物,留下儿女亲朋的问候和思念。展厅里面,四周依次悬挂布置着明清书画和瓷器珍玩,件件留下父亲的目光和手印。慈爱的老人如同站在展厅的每一个角落,看着孩子们,看着参观者,不言不语,千言万语。墙上一幅父亲的黑白照片,老人家两鬓花白,微微昂首,身上那件旧呢大衣与展厅里的瑰宝相映生辉,不觉心底泛起波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