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宪益的诗酒风流

编辑:张昌华  发布时间:2014-04-12 13:04:43  浏览

201401ya04.jpg

丁聪贺杨宪益80 华诞图(杨苡提供)

 

九十有四的杨苡先生是南京文坛的老前辈,隔三差五我总爱到她府上坐坐。日前的一次,发现她家小客厅墙上多了一道风景,那是其兄杨宪益八十华诞时,丁聪送的一幅漫画《杨散人长寿》,画面上老寿星胸前银髯与身后的红袍双双飘逸垂地,左手持杖,杖梢悬一酒葫芦,右臂持盏长伸,颇有“邀明月”、“问青天”仙风道骨的样子。左下方是一群同贺者联名:吴祖光、冯亦代、华君武、范用和邵燕祥等一班“酒肉朋友”。这油然令我想起杨宪益诗酒往事来。

杨宪益(19152009)自言“散淡的人”,以中译英享誉业界,自谓“三十载辛勤真译匠,半生漂泊假洋人”。他的一生,曾以诗酒名噪中外。尽管他说“我不会写诗,我只能吃酒”,那是他自嘲加自谦。殊不知他十七岁时便有“牧人践过无留意,紫英残碎枝交坠”的佳句(译诗,希腊女诗人萨福残句)1972 年,杨宪益平反归来,说酒话,涂了一首《狂言》:“兴来纵酒发狂言,历经风霜锷未残。大跃进中易翘尾,桃花源里可耕田?老夫不怕重回狱,诸子何忧再变天。好乘东风策群力,匪帮余孽要全歼。”从此,他诗情勃发,专写打油诗,类似时下坊间流传的“段子”。他在丁聪为其作的漫画像旁打油曰:“少小欠风流,而今糟老头。学成半瓶醋,诗打一缸油。”出入杨氏“油坊”的常有吴祖光、苗子、王世襄、范用和邵燕祥等。有一批“墨客”饮酒唱和,“加油添醋”,他的劲头更足了。吴

祖光曾赠联:“毕竟百年都是梦,何如一醉便成仙。”杨宪益戏答:“一向烟民常短命,从来酒鬼怕成仙。”他认为成仙后在天上飘来飘去,无酒可喝,何乐之有?又一次,杨宪益与苗子唱和时,撰了一联:“久无金屋藏娇念,幸有银翘解毒丸。”启功夸他写得不赖。于是乎,有好事者将他星散于新朋旧雨中的打油诗,搜罗结集出版,冠名《银翘集》(福建教育出版社,20078 月版。本文所引杨诗,均出于此),杨宪益又多了顶诗人的桂冠。杨宪益酒仙下凡,十岁便染唇开戒。用今人的话说是“遗传”。 他生于簪缨之家。其祖父杨士燮翰林出身,不愿做官,喜自嘲。自号“三壶太守”,即烟壶、酒壶和尿壶。他的八个儿子分别留学英、法、美、日等国,都是袁世凯及北洋军阀高官的幕僚或朋友。杨宪益生父杨毓璋(霁川)是杨门长子,留日,曾任天津中国银行行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