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园林与雅集文化

编辑:马建强  发布时间:2014-04-12 13:06:38  浏览

201401ya05.jpg

明 文徵明 《兰亭修禊图》

“江南”,对中国人来说,实在是一个“欣然意会、怦然心动”的词,也会是一个“悠然神往、欲语还休”的词,它一定还是一个“浮想联翩、难以言传”的词。前些年有家刊物曾做过一个专辑,试图全面来解读“江南”,比如地理学家眼中的江南,气象学家心中的江南,文学家笔下的江南,历史学家脑里的江南,语言学家口中的江南,经济学家账上的江南,美食家舌尖上的江南……“ 江南”对中国来说,既是历史的,又是地理的,还是经济的,更是文化的,也是艺术的,“江南”已然是一个鲜活的中国文化符号系统。但在这个文化符号系统中,“江南园林”应该是其中一个极具意蕴的标志性识别意象,浓缩着自然生态、经济水平、人文环境的要素,甚至它也可算是解读“江南”的一把钥匙。

一、不进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江南温润的气候、多河的城乡、富饶的物产、发达的经济、崇文重教的传统、诗书风雅的习性,使得此地民居经千百年嬗变而极具地方特色。江南民居之大成与精华者,便是江南园林,如同北方之四合院、西北之窑洞、福建客家之土楼、西南苗家之吊脚楼。此类园林,自唐宋而明清,累代而蔚为壮观,历经岁月淘洗、战火洗劫、家族兴替,而今名之为“江南园林”的,以苏州城区为最盛,保存完整者,现多为观光游览之用,已属文物保护、文化遗产了。其实历史上在江浙沪皖这一区域的镇市乡村,这样的园林曾经星罗棋布、不计其数,有的是致仕高官、退养巨商的安乐窝,有的是地方豪绅、豪门巨族的衍息地,有的是寒素人家且耕且读、允勤允俭的桃花源。

江南自古富庶之地,耕读传家,光前裕后,一有功名,世代为官,广为联姻,自然就会成为一方豪门巨族、大姓世家。少小离家老大归,宦游或商旅的江南人,回到家乡故土,首要的事情当然是“造个园子过日子”啦!这些“园子”,而今我们名之为“文人园林”,其实园主倒也未必都是文人,只是无论官与商,回到家乡,醉心山水,自然风雅传家了。这些园子经由园主会同文人、画家、工匠紧密合作,无论大小,个个都以“文人化”为追求,久而久之演为传统,准确地说把这些园子称之为“文人化园林”可能更贴切些。这些园子,是家园,是花园,是林园,是果园,是乐园,是学园,是情园(落难公子后花园,金榜题名大团圆。后花园也是孕育爱情的好地方),居住的是富庶的家,养息的是风雅的人,安顿的是故人的身心,颐存的是山水的情怀,晕染的是文化的气息。在这些园子里,有浓缩的山川,人造的自然,造的是景境与情境,也是画境与艺境,更是心境与意境。因为这是家族式居住的私家园林,所以生产性、劳作性的元素很少,全是消费性因素。所以,这些园林“养亲性”、“自娱性”、“雅集性”特征明显。“养亲性”、“自娱性”自不必多说了,“雅集性”告诉我们,园主们追求过的是一种有宴游之趣、唱和之乐、书画之情的雅集的日子。这种雅集,既有家族内部成员之间几代同堂式的堂会文会式雅集,也有地域性同好之间的诗酒书画式雅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