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关于《雅集》之八

编辑:周和平  发布时间:2014-04-12 13:13:33  浏览

编者按:本文是作者应《扬子晚报》之约而写,发表于2013 12 28 日的《扬子晚报》。本刊发表时,略有修改。

 

《雅集》创刊于2011 6 月。其时,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召开,提出了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宏伟思路;中共江苏省委在随后召开的十一届七次全会上,也作出了建设文化强省的长远规划。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也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雅集》适逢其时,应运而生。自2008 年省委同意江苏省社会主义学院加挂“江苏中华文化学院”的牌子以后,如何服务于江苏的文化建设,一直是我们悬之于心、欲付于行的重要课题。

我们在思考着,渐渐的,久藏于心头的一个大胆想法渐渐浮出水面:创办一本文化刊物。当我们把办刊的想法向省政协张连珍主席汇报时,对传统文化有着精深研究的她,不仅赞成,还为本刊撰写了发刊词,确定了本刊“搭建文化平台、汇聚各方英才、沟通海内海外、共襄创新发展”的宗旨。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罗一民同志,不仅是《雅集》的读者、作者,同时一直在坚定地给予鼓励和支持。

取名《雅集》,是表明了刊物的文化立场和取向。

文化形态应该是百花齐放,各擅其长的。作为《雅集》,就是想通过对文化人、文化事件、文化现象、文化遗存的推介和阐述,弘扬先进文化,坚守文化精神,推崇正大气象,传承和发扬高雅精致的文化。

也正因此,我们对刊物从内容到形式上都有自己的主张和追求,比如在人物对象的选择上,我们要求必须是真正的文化名人。再如对语言,我们也希望能够看到文雅温和而非暴戾之气。我们把图文并茂作为一个重要理念,期望在可读好看中赢得读者。

在刊物的装帧设计、制版印刷方面,也是极为用心的。我们请了曾屡获“世界最美的书”大奖的朱赢椿先生设计封面,而封面图案则是听了省美协主席宋玉麟先生的意见,用了现存于南京博物院的六朝时期的砖刻《竹林七贤与荣启期》图案。2012 7 月,我在台湾访问时,把刊物送给时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周功鑫女士,她连声称赞“好美”!

作为一本文化刊物,我们一直把人物介绍作为我们的重头戏,这也是当初我们在讨论办刊时确定的思路。

有许多文化知名人物是媒体一直关注的焦点,也因此演化成公众人物,《雅集》如果再炒冷饭,只会让人味同嚼蜡。因此,对他们的介绍,更多的是强调亲历,直接面对,使人物鲜活和生动起来。周有光先生早已年逾百岁,至今身心俱佳,堪称奇迹。我们接连发了两篇文章,让这位常州籍的人瑞笑嘻嘻地走到我们面前,把他的人生感悟告诉我们。

我们对一些文化名人,不仅介绍他们的建树之功、不凡业绩,更注意从他们的人生历程、治学经验中汲取力量、智慧,给人启迪。如钱钟书、丁光训、钱仲联、杨廷宝、唐圭璋、周仲瑛等。同样,对一些历史人物,我们也会注入新的观念,力求从不同的角度对人物作出新的阐释,如张謇、吴稚晖、丁文江等,有的则以文化思辨精神见证文化的顽强与力量,如在对周勋初先生的重点介绍中。

在《雅集》中,一些人物跌宕的命运和传奇的经历,在读者中产生了共鸣,包括吴贻芳的青少年时代竟如此不幸,曾昭自尽的迷雾并未廓清,朱为保护南京城墙仗义执言,高二适为维护学术尊严论辩兰亭……

在文化多元的时代,我们记录下这些知识分子的群像,只想唤起我们已经沉睡的记忆,表达我们对他们的敬意,以及对文化繁荣的热切向往。

“会心处不在远”,关心当下,关心我们生活和居住的城市,是《雅集》一直的坚持。对一些文化事件和现象的及时反映,让刊物更加贴近现实,贴近生活。对城市我们给以温情的注视,从回眸中挖掘出它的文化意蕴。同时,也表达出对文化的消失和失落的隐忧。

“乡村记忆”是新辟的栏目,想不到竟会引起强烈的反响,来稿踊跃,精品迭出。可见,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美丽的“乡愁”,都藏着童稚时代的梦。具有强烈地域性的乡村记事,也让不同的民俗文化和风土人情来了个难得的交汇。

作为文化大省,江苏的书画艺术是全国的一个高地,流派众多,名家迭出,延至今日,仍是“热点”。《雅集》每期都不吝篇幅,写人写艺,辅之以图,受到各界的关注和欢迎,有几篇文章还被台湾《观察》杂志转载。

借助《雅集》这个平台,我们聚集了一批作者队伍,一些知名的艺术家、专家学者也为我们提供了有力的学术支持。这些,是《雅集》最大的资源。

得益于统一战线团结凝聚之功,我们的作者队伍延伸到了台港澳和海外。他们不仅带来了别样的文化风情,同时,还把一个个同江苏有关的人物介绍给了我们,其中有顾毓、钱穆、赛珍珠、余光中、星云、白先勇、张充和、王季迁等等。当我们找到美国最知名的华人收藏家之一王季迁先生的后人,请他写介绍王先生的文章时,他说,想不到家乡人还记得我们。

同样,这本杂志在台港澳和海外也受到了欢迎。一位英国华人社团领袖对我们说,透过杂志,我们看到了一个“风雅江苏”。我们知道,这是热切的鼓励,这也是一本小小的杂志不能承受之重。但这和来自方方面面的鼓励一样,成为我们把《雅集》办得更好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