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北京政府的“传国玉玺”

编辑:王俊明  发布时间:2015-07-12 15:56:32  浏览

辛亥革命后,孙中山的南京临时政府并没有制作国玺,中华民国国玺的诞生是与袁世凯一步步走向帝制密不可分的。

袁世凯夺取辛亥革命胜利果实后,以堂而皇之的所谓“正式选举”将自己推上大总统的宝座。无独有偶,袁世凯把大总统就职典礼特地选定在清代皇帝举行登极大典的太和殿,他进入太和殿时,坐的是八人大轿,前面有248名身穿蓝服头戴金冠的士兵做前导,俨然是一副皇帝上朝的气派。

然而,由于中华民国创立伊始,袁世凯称帝之心虽切,但受各种条件限制,当时只草草镌刻了“大总统印”和“中华民国之玺”作为国玺。“大总统印”是为了替代孙中山的“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印”。在袁世凯看来:天下舍我其谁,孙中山是“临时大总统”,而袁某不再是“临时大总统”,且必将是“中华帝国”之君;“中华民国之玺”则是为了对外发债的需要,因此,“中华民国之玺”未见实物,仅在1913 年对英、德、法、日、俄5 国发行的债券上留下印鉴。

随着袁世凯政权的不断巩固,袁世凯在19143月公布了《觐见条例》,各省赴京的特任、简任和荐任官员,都要按类似清代的陛见制度,“觐见”大总统。于是,孙中山在1912 年宣布废除的“大人”、“老爷”等称呼也随之复活了。1914 12 月袁世凯还乘坐双套马朱轮轿车,效仿封建时代皇帝祭天仪式到天坛叩头祭拜天地。

玉玺是帝王权力的象征,乾隆皇帝曾说:“盖天子所重,以治宇宙,申经纶,莫重国宝。”对此,袁世凯也是非常清楚的,在一步步走向帝制的路演中,镌制一套国玺已是必不可少,于是决定扔掉民国初年的旧玺,重新刻制国玺。1914 12 月在袁世凯的授意下,大总统政事堂印铸局镌刻了象征袁世凯军政大权高度集中的专制独裁体制的“中华民国之玺”、“封策之玺”、“荣典之玺”、“大总统印”、“陆海军大元帅之印”五方玉玺。1914 12 30 日,北京政府公布《国玺、大总统印、大元帅印钤盖条例》,规定:“中华民国之玺”,关于国家大典礼、大政事及国际交换国书等事项使用;“封策之玺”,关于颁爵袭职及其他封赠册轴等事项使用;“荣典之玺”,关于给予勋位、勋章、褒章及其他荣典文书等事项使用;“大总统印”,关于授官任职各状及其他政务文书等事项使用;“陆海军大元帅之印”,关于陆海军统率事项的文书使用。

玺印的镌制是由商人张文林来承办。玺是传国之宝,要万代长传,因此品相仪态是非同小可的事。历代玉玺都是旷世罕见的美玉雕琢而成。但民国初建,由于历年战乱,清朝大内库中留下的玉料已不多,且参差不齐。所以,在选料上就碰到了问题,以致为镌制五方玺印而毁弃的璞玉多达十余颗,即平均二至三块璞玉,才能镌制成功一方玺印。毁弃的璞玉太多,从而造成承办商严重亏损,只好请求印铸局额外给予补助。后来,印铸局呈请政事堂格外开恩加给大洋二千,算是摆平此事。除这五方玉玺外,袁世凯的“大总统章”、“总统揽治”、“陆海军大元帅之章”等十二颗小玉章,也是由张文林一块承办的。

……

201502ya12.jpg

“中华民国之玺”